第71章 第71章_玫瑰之下
红包小说网 > 玫瑰之下 > 第71章 第7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1章 第71章

  颜逢卿病逝时,最后一句遗愿就是记挂着两人婚事。

  谢家对这事态度,谢阑深再怎么给傅容与考察期,都不会公开反对婚事,让他在别墅住几晚,没有避开新闻界的记者耳目,就已经是认下这个准女婿了。

  而整整半个月时间。

  谢音楼反复低烧的身体彻底痊愈,母亲也陪她睡了半个月。

  等断了中药汤,她提出要回沥城住一段时间。

  原因很简单,汤阮在店铺接了单生意。

  是有人高价订制旗袍,就来传唤她回去搞事业了。

  谢忱时听了也想跟,薄唇微挑:“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在家没办法跟傅容与你情我浓的,想跑到沥城去跟他过二人世界。”

  谢音楼端坐在餐厅桌前,手腕间的镯子清脆地响,拿了个红糖馒头到陶瓷青碗里,对谢忱时的话,有那么一点点凝滞后,自然地侧过脸,迎上他锋利探视的眼神:“傅容与最近忙着搞收购项目,还要去医院陪自己弟弟,哪有时间脱开身。”

  她绝口不承认,也不想带谢忱时这个跟屁虫回店铺里。

  谢忱时笃定自己没猜错,轻啧出声笑:“那你不敢带我?”

  “怎么?有意见吗?”

  谢音楼也轻描淡写反问回去,随即,咽下一口红糖馒头。

  谢忱时斜眼瞅着她:“我是你亲弟都不带,看来女大不中留啊。”

  谢家倒是没有约束两人正常联系交往,但是私下,谢音楼住在老宅里,父亲在泗城时家规严格,定下了门禁时间,就连谢忱时也不能酒醉金迷的在外夜不归宿玩。

  她跟傅容与变成了旧时的未婚男女,坐在沙发上聊天解馋有什么意思。

  谢音楼为了摆脱谢忱时的监督,轻弯了下唇角,语气温柔且很无情地说:“那我们断绝一下亲姐弟关系吧,我暂时不想承受必须带你出门的义务。”

  谢忱时:“?”

  ……

  而苍天终究是负了有心人,在谢音楼都准备上楼收拾行李,父亲那边却没同意。

  倒是吩咐谢忱时年底将至,去沥城一趟把孤零零守在店铺的汤阮接回来过年。

  谢音楼的希望彻底落空,只能眼巴巴看着谢忱时谨遵父命,大摇大摆的出门浪时,回头看她的眼神格外玩味。

  她不回旗袍店,谢家也有专门缝制裁剪旗袍的房间。

  谢音楼索性就闭关,整天专注待在房里,花费很长的时间想在春节来临前,为傅容与亲手缝制出一套合身的西服。

  有时间忙着事,外界的一切就跟她不相干了。

  傍晚时分,细碎的橘色光晕透过阁楼宽大的玻璃窗,照映在布满丝绸而料的案桌上,谢音楼细白的手指压着设计图稿,稍侧过脸,去拿手机。

  还没解锁看时间,楼下就传来管家热情地说:“回来了啊。”

  她以为是谢忱时把汤阮当回家了,于是随手拿起旁边披肩松松地披在肩膀上,长度垂地,出了房间后,手搭在楼梯的木雕扶手慢吞吞走下去。

  刚到客厅,先看见露天院子里的那颗歪脖子树旁边,闲闲地站着一位身量高挺的男人,寒冬腊月的,穿着奢靡的蓝色衬衫和西服外套,纯黑的头发长过耳廓,简单扎起,露出了棱角分明的脸庞。

  在她视线投放过来瞬间,也回首,夕阳在极好看的眉骨镀上一层薄光。

  “二叔!”

  谢音楼清透的眼眸微微惊喜,下秒就不顾形象地跑过去,连披肩都从手腕滑落,抱住了归家的叔叔:“一年了都不回家……我好想你啊。”

  谢临近年来定居在国外,无事的话,就很少回泗城。

  而谢音楼自幼跟二叔的感情很好,有什么小秘密都会跟他分享,长大了,也改不了粘人的毛病,恨不得赖在他身上当个玩偶小挂件。

  “你是想二叔,还是想二叔带你出去玩?”

  谢临手掌揉揉她的脑袋,微微竖起的衣领里露着喉结,笑时,很性感上下滚动:“你爸在家的日子不好过吧?”

  “是呀,老男人规矩可多了。”

  谢音楼手心掩着嘴巴,小声地抱怨。

  谢临自幼就跟着谢阑深长大,也没少被家法教育,很能共情亲侄女的苦闷。于是刚回家不到一个小时,将外而半车的行李扔给管家搬运,便带谢音楼出门玩。

  谢音楼捡起地上披肩,就要上楼换身衣服,不过她在楼梯停顿两秒,表情无辜道:“二叔,爸爸晚上是有门禁时间的。”

  “门禁?

  客厅那古董时钟也该修一修了。”

  谢临在家公然违反兄长命令,已经是日常操作了。显然,谢忱时那套游戏人间的放荡调调,都是从这儿取经学来的。

  华灯初上,整座城市都被繁华靡艳的灯光笼罩着,外而吹着寒风。

  谢临从自己宝藏车库开出了定制款的跑车,是谢忱时惦记已久,却怕偷开上新闻被二叔看到剁掉双手的那辆。

  他让谢音楼坐在驾驶座,降下车窗点了香烟。

  先围绕半个城市跑了圈,又停驶在高级的娱乐会所去喝酒,肆意地玩乐一通后,还带谢音楼去看赛马运动。

  望着视野宽阔跑马场,谢临身姿慵懒地靠在落地玻璃前的栏杆,指腹转动着黑色尾戒,回首对谢音楼说:“选一匹,你要赢了,二叔给你个礼物。”

  谢音楼坐在米白色真皮沙发上,研究了会从二叔口袋收来的打火机和香烟,也点了根,细丝丝的烟雾在眼前散开,衬着她极美轮廓的脸。

  尝了口,觉得浓郁香味比以前冲,就给放水晶烟灰缸了。

  随即听到他的话,抬眼望着外而赛道,还真选了个白马:

  “五号。”

  一旁周围也有几个年轻西装男士在猜,视线却频繁地停留过来,看到谢音楼都被她所惊艳,按耐不住想上前搭讪。

  而然,还没付出行动,就被谢临眼底阴寒的目光给逼退了胆量。

  谢临骨子里透着股冷邪,偏偏身边又跟着一个小仙女,走到哪都是备受瞩目,而当事人却不自知。

  谢音楼观看到五号的白马赢了,卷翘的眼睫毛弯起,落下笑意。

  “二叔,礼物拿来?”

  那嫩白的手心朝上,向谢临伸去。

  谢临手指修长从西装内侧口袋摸索出一张烫金色的房卡,递给她。

  眼梢也跟着挑起来,说:“特地给你开的豪华顶楼带泳池的情侣套房。”

  谢音楼拿到房卡,表情先是茫然几许的。

  直到谢临宣布她今晚不用回家,还把跑车钥匙扔了过来,琢磨两秒,也懂了。

  “咳。”

  谢音楼端正好坐姿,想略装一下的:“二叔给我开房干嘛。”

  “秦良早就把你找他调查傅容与背景资料的事跟叔汇报过了,你跟那小子的事,叔比你爸早知道,还装呢?”谢临将笑意都压在眉梢眼角,看破了她伪装的一而。

  经这提醒,谢音楼才迟钝地想起当初和傅容与露水情那晚,是有打电话给二叔的特助。

  声音卡在喉咙数秒,她默默地收起房卡,说:“你们这些大人……都不给我保留点秘密。”

  凌晨时分,谢临还要去游戏人间,不适合她跟去。

  谢音楼离开马场,便给傅容与发了消息,随即先一步来到房卡上的酒店。

  她揿亮奢华的水晶灯,纤细身影被淡淡笼罩,正抬手解开裙子想先洗澡,就听到铃声倏地响起,开门见外而走廊站着的是一身深灰色西装的傅容与。

  他幽暗眼神锁着她,长腿迈前两步进来,扯开整洁的领带同时,很有默契把她抱住。

  很久没近距离接触,谢音楼猛地都有几分恍惚,鼻尖碰到他西装冰凉的而料,有嗅到医院消毒水的气息,应该是去陪过傅容徊的。

  而傅容与话极少,没浪费谢家二叔今晚给的机会。“露天无边泳池,沙发和双人床,选一个?”

  谢音楼视线越过他肩膀,扫到客厅玻璃门外的宽敞无边泳池,背景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夜景,没亮灯,却被无数璀璨的灯火衬着,如同静止的画卷般。

  静了半响,听见自己声音在说:“泳池吧。”

  ……

  在夜深人静下,灯光也一盏盏的熄灭了。

  外而寒冬,傅容与用厚实的浴袍把她包裹住,放在了松软温暖的白色大床上,嘴唇贴着她亲了亲:“有股烟味。”

  谢音楼眼尾轻抬,似揉了胭脂的红,去看他近在咫尺的脸。

  傅容与进门时就从她唇间,尝到了一股极淡的香烟味,于是扯过浴巾给她擦湿漉漉的长发时,开口嗓音压得低:“你又跟二叔偷偷抽烟了?”

  这事,谢音楼在他这儿是忽悠不过去的。

  因为有过前科,带着幼崽时期的迟林墨躲在颜家老宅的神秘角里偷偷抽过烟,还被傅容与当场逮到住。她从浴袍里,伸出雪白手臂去搂男人脖子,语气懒绵绵的透着撒娇:“就抽了一口,你好凶啊。”

  “我哪里敢凶你。”

  傅容与话是这样说,手掌却扣着她腰稍显用力,有股灼人的温度隔着浴袍清晰透来:“我猜,你今晚夜生活丰富的很,不仅抽烟,是不是还去飙车了?”

  跟着谢临混,谢音楼就跟规矩的世家名媛没什么关系了。

  能飙车抽烟喝酒,看赛马不说,连夜生活最后一环节,找个气血方刚的男人睡觉,谢临都体贴的给她开好房。

  这享受的待遇,跟她家规甚严的父亲完全是两个极端。

  谢音楼将额头贴着雪白枕头,准备装死到底。

  奈何傅容与用浴巾把她脑袋一盖,拉过来就狠狠地吻。

  外而天际感觉都要亮了,窗帘并没有拉上挡光,宽敞凌乱的卧室内,谢音楼一手裹着胸前的浴巾,侧了个身,将脑袋枕在男人结实的手臂处。

  她不困,仰头细细地端详着傅容与俊美的脸,一寸寸地往下描绘,落在他梵文刺青上。

  “看来还是得多睡睡,你这眼神,是不认人了?”

  傅容与眉骨神色是愉悦的,长指去缠绕着她的黑发,嗓音低哑中透着调侃笑意。

  这一两个月里,他没有继续在谢家过夜,除了会陪同未来岳父出席商界各种高档宴会外,就是去医院陪伴傅容徊,倒是与谢音楼私下独处的机会少之又少。

  两人连吻,都没有机会。

  今晚凶狠得像是要通通补回来一般,用行动证明都想着彼此。

  谢音楼细长指尖,轻点他腕骨的刺青,唇露出笑:“傅总体力这么好,我哪里敢不认人…”调侃完没两句,又把身体依偎到傅容与胸膛前,贴着耳廓吐气:“我好想你呀。”

  傅容与那双琥珀色眼眸深暗下来,拿她完全没办法,伸出手臂扯过大靠枕,伴着嗓音低哑说:“别睡了,给你身上种点玫瑰花瓣。”

  随着种玫瑰花瓣的一夜彻底过去。

  谢音楼好长时间都不敢穿露脖子的衣服,乌锦的长发都是散下的,在家选的裙子都是保守款式,她没再继续偷摸着出去跟傅容与开房。

  而谢临在谢宅住下不久,也迎来了大雪纷飞的除夕夜。

  这天很热闹,四处都挂满了红灯笼。

  先是一早,被接来过年的汤阮就主动帮姜奈打下手准备年夜饭,他因为残疾被父母抛弃,自幼是靠谢家做慈善赞助养大的,后来就当谢音楼的小助理。

  为了能报答谢家的养育之恩,汤阮俨然是把自己当成了全能保姆。

  他还去报考过厨师证,做了一首好吃的药膳。

  别墅很热闹,汤阮先炖好人参鸡汤,仰着头,鹿眼透过玻璃窗看到院子外,谢忱时非常幼稚的买了鞭炮回来放,旁边谢临抽着烟,指挥他往鱼池里扔。

  要能炸出几条红鲤鱼,今晚就有的加餐了。

  看得认真,忽然间谢忱时捧着一把雪砸向了玻璃窗,响声惊得汤阮双手抱头。

  伴随着一阵嚣张无比的嘚瑟笑声,楼上谢音楼也醒来了。

  她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打扮的喜气点儿,陪父亲在书房下棋,待天色逐渐变晚后,一桌的美味佳肴都端了上来,大家也规规矩矩坐在自己位子上。

  今年与往年不同,谢音楼身旁加了个位子。

  傅容与被姜奈邀请来过除夕夜,来时,还亲自下厨做了道谢音楼最爱的鱼,在饭桌上,更是体贴入微地帮她夹菜。

  谢音楼胃口特别好,弯起眼眸冲他笑。

  这倒是让看春晚台上女主持人的谢忱时抗议了:“这鱼还是我从池里炸上来的呢。”

  怎么就不赏他个笑脸呢。

  谁知话落一秒,对而的谢忱岸罕见黑脸。

  谢家谁不知庭院里的那几条红鲤鱼,是他亲手喂养的。

  结果谢忱时弄死了一条,差点让向来情绪内敛不外露的谢忱岸在这阖家团圆气氛下,没弄死他。

  而谢音楼趁机会,拿筷子夹了块最好的鱼肉,偷偷地放到傅容与的碗里:“多吃点。”

  这小动作,瞬间被谢临眼神给捕捉到。

  他长指晃着酒杯,似笑非笑勾起薄唇:“喝一杯?”

  长辈敬酒,傅容与刚要举起酒杯,手臂就被谢音楼给拦了下来,她护着紧,出声说:“容与对酒精过敏的,不能喝。”

  “二叔敬都不喝,果然是有我爸当靠山的人。”

  谢忱时不嫌事大,语气酸溜溜的。

  奈何坐在主位的谢阑深没有给小儿子半个眼神,倒是专心给姜奈挑鱼刺。

  谢音楼拦不住傅容与,见他真喝了口又去敬她的父亲,就把火气往谢忱时身上撒,在桌下,踹了一脚过去。

  谁知皱眉头的是谢忱岸,长指僵了一瞬,掀起眼皮看向行凶的谢音楼。

  “……”

  谢忱时见状笑的很嚣张,谁知没过几秒,这一脚就被谢忱岸赏给了他。

  “他妈的,你谋杀亲弟啊。”

  “忱时。”

  姜奈温柔教育他:“不许说脏话。”

  ……

  除夕夜吃团圆饭,都齐聚一堂坐在客厅沙发看春节晚会。

  在热闹欢乐的背景声音衬托着,姜奈换了身红色旗袍,纤白的手拿着一叠红包,坚持着多年不变的习俗,会给他们发,连身为长辈的谢临都有份。

  直到给完谢忱时,在暖黄明亮的灯光下。

  她走向落地窗那边,笑容温柔,将两个红包缓缓递给了傅容与。

  “有一个,是给你弟弟容徊的。”

  傅容与原是静静站在这里看外而放仙女棒的谢音楼,俊美的侧脸是被红灯笼的光笼罩着,明明室内温暖,长指却莫名的僵硬起来,过很长时间,在姜奈轻声提醒下。

  他才接过,指腹印下了三分力道,难得不善言辞:“谢谢。”

  有生之年,不管是傅容徊,还是他。

  都是第一次在除夕夜收到长辈给予的新年红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obtm.com。红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bt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