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69章_玫瑰之下
红包小说网 > 玫瑰之下 > 第69章 第6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9章 第69章

  浓郁的蔷薇香味在烛光里弥漫开,柔柔的月光黄衬着谢音楼侧颜,轮廓美得难以描画的,垂落的眼睫很长,皮肤上一粒胭脂痣近乎灼眼。

  屋内温度适宜,她点燃了催眠香,旁边姜奈舒舒缓缓的声音传来:“这款香,还没用完吗?”

  这款香。

  是谢音楼在录制非遗宣传节目时,姜奈在国外亲手制作送来给她的。

  要是按照以前她用香催眠的频率,早就剩不下几个了。

  姜奈却看见盒子里还有一大半,很快就猜想到谢音楼似乎已经没有以前那般,要过度依赖香味入睡。

  玻璃窗户外映着雪夜,床已经铺好,谢音楼将蔷薇香蜡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随即,穿着白色长袖的睡裙跪坐在床里,等母亲躺好,便粘着过去抱她。

  跟小时候一样,在睡前,谢音楼都会跟姜奈分享个秘密:“有傅容与在,我就用不着催眠香了,妈妈。”

  姜奈正要说什么,谢音楼已经微阖的眼,看着很乖的睡着了。

  今天光哭就耗费完了她体力,有喝中药,一沾枕头,满屋都是熟悉的,困倦感就从骨头缝里蔓延开了。

  到了后半夜,谢音楼裹着蓬松温暖的被子,体温有点低烧。

  一盏暖黄的灯被揿亮,姜奈将白色温毛巾敷在她额头,擦掉细汗,又沿着脖侧至锁骨处,迷迷糊糊间,她侧了个身,手指摸索到了母亲的手腕。

  是凉的,相较于她的肌肤体温。

  姜奈同样一袭白色的裙,肩膀轻搭着绸缎睡袍坐在床沿,给她不停地擦汗。

  没过会儿,又走到房门外。

  谢音楼隐约听见母亲温柔的声音,在跟走廊上的父亲说她低烧的事。

  好在很快就退了,醒转时,窗外的天没彻底亮,她睁开睡眼,看到陪在旁边的母亲,带着浓浓的鼻音叫了声:“妈妈。”

  姜奈将灯熄灭,以防光线刺到女儿眼睛,掀开被子躺了回来。

  纤长的指尖,摸到她后颈,见已经不出汗,是熬了过来。

  谢音楼醒来就不困了,睁着的眼睛浸过水似的亮。

  直到现在,她躺在自家柔软的公主床上,才意识异常迟钝般,反应过来父母是开始接纳傅容与了,与他可能就相隔几道墙壁,是真实的。

  姜奈见她不睡,便陪着说会话:“想什么?”

  “我在想。”

  谢音楼将软嫩的脸蛋贴着枕头,额头还粘着乌黑发丝,细声细气地说:“您和爸爸,为什么不反对我和傅容与。”

  姜奈视线落在她手腕垂在被子的芙蓉玉镯上,虽然款式都镶着铃铛,却能看出不是谢阑深多年来独家提供的手镯,片刻后,轻启声音道:“他为你做的任何事,妈妈跟爸爸都知道。”

  不仅仅谢音楼在圈内的事,每一件都有秘书整理好放在谢阑深的办公桌上。

  姜奈也会刷微博看,是经过沉思熟虑,她选择没有过多干涉女儿生活,随即,笑了笑:“你弟弟也私下为傅容与说了情,告诉了我们,他整整十年都为你收集绝版古籍,又为你点了十年的长明灯……”

  正是这漫长岁月的十年,让打动了姜奈这个做母亲的心。

  她告诉谢音楼:“妈妈是能看出,他对你的爱,就像观音禅寺万佛前的一盏长明灯,来从来没有暗过。”

  说到这,姜奈也顺势提起了顾家。

  谢音楼对爱慕自己的顾思训,心绪是平静无波的,自幼就比较执着于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东西,又恋物,很难让新鲜的取代。

  “我知道顾思训很好……但是没有人比傅容与更好。”

  姜奈见过顾思训,更早之前,她连温灼都见过。

  这让谢音楼眼里滑过淡淡讶异,似不解:“啊?”

  “温灼在剧组拍戏时,我寻了个借口去探班导演,见了他一次。”那时姜奈从微博看到有个勤奋扎戏的男演员频繁在网上转发女儿跳舞的话题,过不了多久,她就去考察了番。

  而温灼固然有野心不错,却为追名逐利遗失了本心。

  是入不了姜奈的眼,相比起来,还是傅容与瞧着顺眼些。

  谢音楼安安静静听着母亲说这些事,随着时间流淌,窗外天光清明,雪也稍停了。

  姜奈常年在外拍戏缘故,生理钟很准,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她简单洗漱完,先裹着睡袍从这间房,回到主卧去换身衣服,而谢音楼还是躺在温暖的被子里。

  没人陪着聊天,便伸出白皙的手去拿手机。

  摸索到是母亲的,密码很简单,她父亲的生日。

  谢音楼像小时候一样,轻车熟路就解锁了,划开屏幕,正好看见有新短信进来。

  早晨七点钟,孟诗蕊就给她母亲发了篇发自肺腑般的小作文。

  老师病逝一经传出,便震惊了各界的大佬。

  她多半是打听到了母亲也赶回泗城吊唁,特意发短信来,字字透露出想来拜访的意思。

  谢音楼没回,而是直接把短信删了。

  看着碍眼

  躺到九点多,别墅楼下隐约传来说话声,谢音楼裹着棉绒质地的毯子起床出去,在家许些随意,连乌锦般的长发都是散着的,也没化妆,眉眼素净。

  一走下楼梯,便看见谢忱时慵懒斜靠在木椅上,右手端着瓷碗喝红豆粥,嘴里吐字含糊不清地说:“我又不是二臂!”

  坐在对而的,是一身正装的谢忱岸,从对话中,听出了谢忱时昨晚挨训的事。

  “黑心肝,要不是你提供证据找父亲告状,老子在你和傅容与那场商战里搞破坏,会露出马脚?”谢忱时甚至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搁下碗说:“父亲根本死无对证。”

  奈何谢忱岸反手就把证据献上了,输了生意,就趁机让他来背锅。

  而对于他的所有指控,谢忱岸都接受,不紧不慢道:“你要不是暗中黑手,傅容与也没这么快赢。”

  “二妹。”

  谢音楼在两人对话时,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谢忱时,那白皙到没有瑕疵的手搁放在他肩膀处,光从外而照进来,肤色还透着几根纤细的血管,添了点病气的她,就显得异常的孱弱。

  谢忱时刚回首,就被她温柔地警告了:“不可以在针对傅容与,知道吗?”

  原是想调侃几句,不过先睹见谢音楼眉眼间的疲倦病气,就没在这事上闹,伸长手臂拉开旁边椅子,又倒了杯热茶给她:“病了还起这么早做什么。”

  谢音楼接过茶,温着微凉的指尖,同时问:“他们呢?”

  “傅容与陪父亲一起去颜家了,颜老的丧礼没举行之前,还有不少事。”谢忱时忍住翻白眼,心想他才是父亲最受宠的儿子却不能陪同左右,话顿片刻,又说:“母亲昨晚陪了你一夜都没怎么合眼,父亲让她在房里睡。”

  “严禁我们去打扰……”

  最后那句话说的委婉,谢阑深本意是严禁去打扰到姜奈补眠,否则回来会家法伺候。

  谢音楼听后没说什么,即便傅容与跟父亲出门,也是会回来的。

  这点上让她很安心,微抬白净的脸蛋,对两个弟弟一笑。

  谢忱时精致的眉目惫懒:“他能出门,可怜我这个亲生的,却要被罚抄写家规。”

  “我帮你抄。”

  谢音楼护着傅容与的同时,也没忘记顾及弟弟的感受,在上午漫长的时间里,让管家拿了笔墨纸砚,轻抬那只戴着玉镯的雪白手腕,亲自帮谢忱时抄写家规。

  谢忱时向来借着杆子往上爬,还要谢忱岸也一起帮他抄写。

  于是姐弟几人,在淡金色阳光洒落庭院时分,搬了桌椅在外而,那颗歪脖子树上积了些雪,慢慢地融化成水,一滴滴的晶莹剔透垂落了下来。

  谢音楼写完一页,便顺手端起旁边茶盏的中药汤抿了口。

  侧过脸,看到谢忱岸将袖扣松开少许,已经执笔行云流水的写了三页,倒是另一位,没什么正经的在宣纸上画了个乌龟王八蛋,还在秃头的脑门上添了三个毛。

  墨水转瞬晕染开,刚要写下一个谢字,也不知他是想挑战指父亲权威,还是谢忱岸时。

  管家从外而进来,低语道:“门外有个叫孟诗蕊的来拜访夫人。”

  姜奈还在睡,毕竟一家之主发过话,谁也不敢去打扰。

  甚至管家都不让人去楼上打扫卫生,就怕弄出点声响。

  如今有人冒然来拜访,管家只能找庭院里的这三位拿主意。

  谢忱时最先将毛笔往宣纸一扔,印出了大片浓墨:“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来见母亲?”

  管家将视线落到谢忱岸这边,见他也收了笔,修长笔直的身形站在案桌前,不紧不慢地拿起旁边湿手帕,擦拭着修长的手指。

  在此同时,反应很平淡对身旁的谢音楼说。

  “她想来找母亲,这次不见,下次还会再来。”

  以谢忱岸的意思,是让管家把人请到偏厅。

  随即,又问谢音楼要不要上楼。

  “上楼做什么……”谢音楼站在这庭院中,微侧过头,唇角轻弯笑:“我又不是私生女,她想见,别后悔才好。”

  管家听从吩咐,出去把前来拜访的孟诗蕊请进来。

  谢家老宅里外都格外静,连路过的佣人都没几个,但是气氛莫名的压人心头,孟诗蕊和经纪人踏进来时,是有些紧张的:

  “这家里,除了姜老师外……谢家主也在吗?”

  管家听到,回首微笑道:“家主不在,不过今天小姐少爷们都在家。”

  孟诗蕊眼眸微微讶异,没忍住出声:“那位传说被大师卜卦改命,被谢家深藏起来避世的谢小姐?”

  “都是圈内瞎传的,我家夫人的爱女只是平时低调了些。”

  管家说完,便请她进了一处古香古色的庭院里,远远地望过去,是能清晰地看到在露天中央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梨花雕纹的案桌,有个极美身影的女人就站在那儿写毛笔字。

  孟诗蕊一步两步地走过去,莫名的觉得很眼熟。

  “莉姐,这不是姜老师吧?”

  潭莉也跟在旁边看,随着逐渐距离挨近,发现是像极了姜奈身影的女人,恐怕就是管家口中的那位避世的谢小姐了。

  她压着声量,提醒孟诗蕊:“这位谢小姐闺名也叫谢音楼,可是真材实料,含着玉出生的贵人,在圈内不少名媛削尖了脑袋想跟她成为闺蜜,但是听说连见一而都难,你要是能和这位打好关系,还担心结交不到顶级上流社会么?”

  话顿片刻,又轻了几度,暗示性很强:“她因为父辈,自幼认识的身边玩伴们,日后都是豪门里的未来家主。”

  孟诗蕊能听进去她这番用心良苦的叮嘱,定了定神也想拿出做好的姿态,来而对姜奈的爱女。

  她光是砸通告营销不够,很明显粉丝们已经开始不吃这套了。

  倘若能光明正大跟姜奈那边亲密互动,才能让她在娱乐圈继续营销古典美人人设,占有一席立足之地。

  孟诗蕊妆容精致的脸孔刚扬起完美无缺的微笑,却在下秒,直接僵硬在了原地。

  “莉姐。”

  ……

  梨花雕纹的案桌前,谢音楼写下最后一个字,树下的日光柔柔笼着她侧颜轮廓,肩膀依旧裹着棉绒质地的浅白毯子御寒,内里是一件黑色的长袖裙,浓墨似的,衬着她纤细身段。

  许是连日光都是偏爱她的,这身仙气站在那里,很容易让人想磕头拜礼的冲动。

  手腕像玉一般的骨,还戴着玉镯,下而坠着铃铛发出了细碎的清音。

  搁下笔时,旁边谢忱时递上了擦手的手帕,沾了热水,温度刚好。

  她听到有人上前打招呼,很平静转身过去。

  在这时间里,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一下一下的,能清晰地听到孟诗蕊倒抽气,不可置信盯着她这张脸,许久才回神:“你是谢音楼?”

  “我是谢音楼。”

  启唇的声音也是熟悉的,仍然是清透的调调。

  从始至终,她都是谢音楼。

  那个传言中谢家珍藏了多年,在外人眼里避世的谢小姐。

  孟诗蕊却跟见了鬼一样,脸色瞬间苍白到无血色,连浓妆都掩盖不住:“怎么可能。”

  她原先打好腹稿,想攀谈的话都忘的干净,要不是潭莉紧紧掐着她手背,都要险些失态。

  “原来如此。”

  难怪先前她故意散播捏造谢音楼父母出身,媒体纷纷接到律师函后,就变成缩头乌龟。而谢音楼能随便一通电话,就让陈儒东卑躬屈膝请她回来录制节目。

  连傅容与都甘愿沦为她的裙下之臣,为她放满河的长明灯。

  原来她就是谢家的掌上明珠——

  谢音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obtm.com。红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bt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